给妻子一次恋爱第十七章 - 优优色影院



2015/2/2发表于:SexInSex.net
是否首发:是
字数 :7300

                十七

  妻子跟康勇的进展有些出我意料。康勇在人质劫持案中受伤,我固然有些过意不去,跟妻子一起去看望他,一方面他们是同学,另一方面,康勇为我出那么多血,补一补是应该的,而我,一个男人提着补汤给另一个男人喝,总感觉怪怪的。而妻子跟我一起去,就变得自然了。当时,我确实没有过多的想法。

  直到第二天妻子告诉我说,她跟康勇接吻了,我这才把妻子跟康勇的隐情联系起来。他们原本就情缘未了,妻子是因为害怕陷得太深而主动终止了他们的关系。而现在,他们正好有了一个机会,干柴烈火就很容易再燃起来。他们能够接吻,就说明他们已经旧情复燃了。

  说实话,我当时的心情还是有些复杂,完全不像以前那么坦然。自从经历小张给我带来的心痛,我似乎已经关闭了让妻子再去恋爱的念头。然而这次为了证明我自己并非小肚鸡肠,那天晚上,我就让妻子一个人给康勇去送鸡汤。妻子去了许久,我有些魂不守舍,我甚至都可以猜想他们,一定还会接吻,甚至还会有更亲密的举动。我于是就面临了这样一个选择,是阻止他们?还是放任他们?
  其实我内心还是愿意让妻子再去恋爱,让人生的性爱不要太早的落幕,这在我心里一直没有动摇过,只是事到临头,会有一些失落和困惑。尤其是当我看见妻子自慰,我都很自责,我更加愿意让妻子从婚外找到她欲望满足的方式。康勇他救过我,他身上流有我的血液,这让我忽然有了一些亲近的感觉,尤其是他敢于站出来,见义勇为也好,为了兰雪也好,起码他是个敢于担当的男人,这又是我比较欣赏的地方。如果我要为妻子找个男人的话,那康勇就是我最可以托付的男人了。

  思考良久,我给妻子写了一封信,有些话实在不便当面说。但是我没想到,妻子见信后显得很高兴,并且要我答应她可以跟康勇做爱,这有点刺激我的心脏,我有点感觉她的心,已经飞走了。

  这让我不太开心,我这时才感觉到,我可以付出妻子的肉体,却无法不去在乎妻子的内心。其实我也知道,妻子既然是去恋爱,又怎能不付出她的真心呢?
  我要求妻子为我守身三天,当然有点故意折磨她的意思,更重要的,我需要妻子对我的一份尊重。是想要她在快乐的时候,不要忘记我——她老公的存在。
  守身三天后,妻子迫不及待地去了康勇那里,去给他洗澡,跟他做爱。而在她离去的这些时间里,我的脑子一直在胡思乱想,写不了东西。我甚至在想象他们是如何做爱,妻子对他的爱是否超过了我。当然我的感觉是痛苦的,我不得不咬着牙对自己说,这些痛苦我必须忍受,为了兰雪。

  好在妻子还知道收敛,康勇的伤好了之后,妻子就没有天天去跟他约会了,而是每十天一次。我这颗快要支离破碎的心,才稍感慰藉。然而有一次看见妻子在卧室里跟康勇视频,居然张着大腿给康勇看屄,我的心又深深地被刺痛了一下。那时我真的非常生气,可又不好向妻子发作,妻子跟康勇做爱我都答应了,她给他看看那里,那算哪门子出格?我真是有火都无处发。

  但是这次我确实忍无可忍了。我出差回来,看见家里的床上乱成一团,并且在床上还看见两根短短的毛发。凭直觉,这不是阴毛,也不是头发,而是男人的腿毛。我继而发现床下有一大团纸,床头柜上也有一小团纸,纸都被浆糊似的东西粘住着,这无疑是男人的精液。我无力地坐到床上,心里感觉妻子对我的尊重,已在飘飘欲仙的快乐中,忘得干干净净。

  还没来得及梳理思绪,台里来电话了,要我把采访的东西拿回台里去制作。我赶紧下楼,去了电视台。

  中午在台里吃了个工作餐,没有回去,下午妻子打电话来,问我回来了没有,我说回来了,在台里上班。妻子说,「那我给你准备晚饭。」

  晚上回到家里,我变得非常冷静,我没有跟妻子说我发现的事情,而是想看看妻子会不会跟我说。结果妻子却撒谎了,她说昨天跟康勇去约会了,是去康勇的家里。

  这一刻我已经绝望了,感觉我们夫妻已经陷入了信任和尊重危机之中。妻子到底还有没有秘密在瞒着我?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好奇心,我决定不动声色,秘密地解开这个疑团。

  恰巧这个时候,移动公司的业务人员在台里推销4G业务,其中有一项功能,这个手机可以进行安全监控,装一个摄像头,就可以随时用手机监控镜头所能摄取的范围。我机灵一动,把电话卡升级到4G,也买了一台4G手机和一个监控摄像头。我想监控我的卧室,看我出差在外时,康勇是不是像出入自己家似的,在我的床上跟妻子做爱。我还想知道,他们现在爱得有多深,妻子心里是否还有我这个老公。

  在安装摄像头的时候,我看见了妻子的电脑。心想妻子的电脑里会不会有我想要的答案呢?我把妻子的电脑启动,我知道妻子的qq密码是我和她的生日,还好,妻子没有修改密码,我登录妻子的qq后,迅速地把她和康勇的聊天记录,导了出来,然后发到我的qq上,然后把痕迹赶快抹掉,下了妻子的qq. 我到我的电
脑上接受了妻子和康勇的聊天记录,他们聊天的记录可真多,70来页,我一点点地看着,感觉到他们的感情一步步深入,深入到密不可分的程度。尤其是看到他们在我家里淫乱后的对话,我几乎气昏了。

 〉勇:「亲爱的,昨晚喝醉了,在你家里丢人了。」

  妻子:「嘻,扔你沙发上睡,丢没丢人我没看见。」

 〉勇:「啊,这么狠心,怎么不抱我床上去睡?」

  妻子:「抱不动,再说,你那么脏,我怕把我床弄脏了。(笑)」

 〉勇:「唉,可惜了我的生日呀,没有得到你小妹妹的祝福,要抱憾终身了。」
  妻子:「(掩嘴)我的小妹妹祝福你了呀!」

 〉勇:「那是第二天,生日过了。」

  妻子:「谁叫你喝得那么醉,活该。」

 〉勇:「没办法呀,不把客人陪好,不是我的风格。」

  妻子:「那就活该你小弟弟没有吃了哈!你知道吗?我昨天可是洗好了,身上还喷了香水等你的电话,想陪你好好地过一个生日。」

 〉勇:「真的呀?亲爱的,你说得我的鸡巴都硬了。我想要你。」

  妻子:「(脸红)不准想这个。」

 〉勇:「为什么不准想这个?」

  妻子:「你就爱想这个,思想肮脏。」

 〉勇:「那我应该想什么?」

  妻子:「我要你想着怎么爱我,而不是老想着做爱。」

 〉勇:「做爱也是爱呀,你不知道我多爱你吗?」

  妻子:「有多爱呀?」

 〉勇:「无时不刻都想抱着你,看着你,为你的笑容而陶醉。」

  妻子:「我也想让你抱着,然后有点害羞地靠在你的怀里。」

 〉勇:「我会亲你,摸你,鸡巴钻进你的屄里,它虽然是我的,也是你身体里的一个部分。」

  妻子:「你又说这个了。(害羞)」

 〉勇:「亲爱的,如果昨晚不喝醉,我搞你一夜好不好?」

  妻子:「(笑)你会精尽人亡的。」

 〉勇:「我愿意为你射尽最后一滴精。」

  妻子:「流氓,色鬼!」

 〉勇:「亲爱的,你喜欢我在你阴道里射精吗?」

  妻子:「喜欢。(害羞)你射精的时候,我一般也到高潮了。」

 〉勇:「那你过来,我想在你阴道里射精。」

  妻子:「不行,我老公在家呢。」

 〉勇:「兰,你知道吗?我很想在你家里跟你做爱。」

  妻子:「干嘛要在我家里呀?」

 〉勇:「我喜欢睡在你的床上,你床上有你身体的气味,我闻着鸡巴都会硬。」
  妻子:「不行啊,亲爱的,以后可不能这样了,下不为例。」

 〉勇:「为什么不行啊?」

  妻子:「我们这样子,已经很对不起我丈夫了,所以我给自己定了个底线,那就是不能在我家里,我也不会在外面过夜。」

 〉勇:「你老公出差了,你也不能在外面过夜吗?」

  妻子:「对,我必须约束自己,不能让自己的愧疚和罪孽加重。」

 〉勇:「唉,我今生最大的梦想,就是想和你搂抱着,像抱着自己的妻子似的,跟你睡上一夜。」

  妻子:「对不起啦,亲爱的。」

 〉勇:「哎,如果有来生,你愿意做的妻子吗?」

  妻子:「不知道,也许会,也许不会。」

 〉勇:「你不爱我吗?」

  妻子:「现在有点爱了,可是我更爱我老公。」

 〉勇:「(委屈)」

  妻子:「好啦,你该知足了,别忘了,我是我老公的妻子哦。」

 〉勇:「兰雪,我有个感觉,不知道对不对?」

  妻子:「什么感觉?」

 〉勇:「你老公性上面满足不了你。」

  妻子:「有一点,不过我可不是因为性的需要,才跟你做爱。」

 〉勇:「那是因为什么?」

  妻子:「我是因为爱你,才跟你做爱。」

 〉勇:「兰雪,我爱你!」

  妻子:「勇,我也爱你。(拥抱)」

 〉勇:「(亲吻)吻你的嘴,吻你的奶子,吻你的下面。」

  妻子:「(害羞)坏人!」

 〉勇:「我用舌头一波一波地舔刮你的阴唇。」

  妻子:「哦~ 」

 〉勇:「然后,舔开你的阴唇,插入你的阴道。」

  妻子:「坏蛋,不要说了。」

 〉勇:「怎么了?」

  妻子:「难受。」

 〉勇:「想要我鸡巴插进来吗?」

  妻子:「想,但你的鸡巴没有那么长。」

 〉勇:「那你过来吧,我帮你止痒。」

  妻子:「(害羞)不准再挑逗我了!」

 〉勇:「你有快感了?」

  妻子:「有点。」

 〉勇:「下面湿了吗?」

  妻子:「湿了。你说舔我下面的时候,突然有感觉了。」

 〉勇:「那我们继续呀,你想象我的舌头舔你的感觉,现在我的舌尖插入了你的阴道。」

  妻子:「哦。」

 〉勇:「我的手也插进去了,在轻轻地骚动你的G 点。」

 〉勇:「你下面出了很多水,我的手上全是你屄里的淫水。」

 〉勇:「兰雪,我想肏你了。」

 〉勇:「你怎么不说话,你在干吗?」

  妻子:「你说,我看,我在发挥我的想象。你鸡巴硬了吗?」

 〉勇:「硬了,你想看看吗?」

  妻子:「嗯,给我看。」

  (大概康勇开了视频在给妻子看。)

 〉勇:「看见了吗?硬吧。」

  妻子:「嗯,好硬。」

 〉勇:「想他插进你的阴道吗?」

  妻子:「我要他插进来。」

 〉勇:「那我插进来了。你感觉到我一点一点撑开你的阴道,把鸡巴全部插进去了吗?」

  妻子:「哦,好涨,好粗,好硬。」

 〉勇:「兰雪,你也让我看看好吗?」

  妻子:「我在用手,你可不准笑我。」

 〉勇:「不会的。」

  (此后有5 分钟没事记录,估计在用视频和语音)

  妻子:「不准看了。」

 〉勇:「你高潮了吗?」

  妻子:「嗯,没想到这也能高潮。」

 〉勇:「那以后我们不能见面的时候,就这样做爱,好不好。」

  妻子:「嗯。」

 〉勇:「你用手插进去的时候,是不是在想象我的鸡巴?」

  妻子:「是的。你怎么没射呀?」

 〉勇:「我要插进你阴道才能射呀。」

  妻子:「那你现在难受吗?」

 〉勇:「我没关系啊,只要你舒服了,这就好。」

  妻子:「你真好,勇。(亲吻)」

 〉勇:「(亲吻)兰雪,我可以叫你一声老婆吗?」

  妻子:「不行,我们仅仅是情人。」

 〉勇:「做爱的时候叫一下,也不行吗?」

  妻子:「不行。」

  第二天的聊天记录,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差别,叙叙情,说些亲密的意淫,但有一点进度的是,老婆在康勇的死打烂缠之下,同意了康勇叫她老婆。

  依然是很长时间没有聊天的记录,但可以肯定他们是在视频。视频过后——康勇:「亲爱的老婆,老公搞得你舒服吗?」

  妻子:「嗯,不过也挺难受。」

 〉勇:「怎么难受法?」

  妻子:「想和你做爱。」

 〉勇:「那就来找我呀,干吗要让自己难过。」

  妻子:「(笑)」

 〉勇:「老婆。」

  妻子:「干吗?」

 〉勇:「(笑)没干吗,想听你答应。」

  妻子:「坏死了,我可不是你老婆。」

 〉勇:「那老公没有射精怎么办呀?」

  妻子:「自己撸出去呀。」

 〉勇:「老公撸不出呀?」

  妻子:「我手可没那么长,不然我帮你撸一下。」

 〉勇:「老公的鸡巴可惜也没有那么长,不然也肏进你屄里了。」

  妻子:「(捂嘴而笑)那岂不是要穿过大街,让人都看到了。」

 〉勇:「你老公鸡巴长吗?」

  妻子:「你说的是哪个老公啊?」

 〉勇:「(笑)大老公吧,我算你的小老公。」

  妻子:「呸,你才是不我老公。」

 〉勇:「可是你自己这么问的呀,是不是把我当成你老公了?」

  妻子:「坏蛋,把我绕进去了。不跟你说了,我老公在外面走动了。」
  这是他们最后的聊天记录,而看到这里,我除了怒火三丈之外,更有一种深深的悲哀。我感到妻子的心已完全地离开我,她心中老公的地位,正在被康勇一点点占据,而我的地位,更像一个父亲,或者一个兄长。她快乐的时候,已经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。

  即使在我决定让妻子再恋爱一次的时候,已经设想到要让妻子和他之间,有一定程度的爱情,但没想到的是,我居然可以容忍他们肉体的亲密,却无法容忍他们情感的亲密。他们情感的亲密,让我彻底地被妻子排出了她的心中。他们就像一对老夫妻,虽然没有法律的一纸许可。

  我在书房里坐了很久,然后我关掉了电脑,回到卧室,费了很大的劲,把监控头安装到电脑桌上低音炮音箱的导音孔中。为了眷把握妻子跟他的感情程度,我还特意给他们制造了一个机会,我谎称出差,在酒店住了一夜。通过手机的视频监控,我发现妻子晚上11点之前,就没在家里的卧室出现过,11点后,她走进卧室,拿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去洗澡,洗完澡,又在电脑前聊了好一会,12点才上床睡觉。——无疑11点之前,妻子迫不及待地去了康勇那里,跟他做爱。
  这在我后来查阅妻子的聊天记录时得到了证实。妻子确实跟康勇在一起,康勇说妻子的口交技术越来越厉害了,差点要射在妻子的嘴里。妻子则埋怨给他口交时他插得太深,不懂得怜香惜玉。

  这几天我一直被苦恼包围着,很不开心,最后我去住了一星期的医院。住院时期,妻子倒也很尽心地照顾我,没有跟康勇来往。后来我在妻子的聊天记录中看到,康勇得知我住院后,叫妻子好好照顾我,也没有提约会的要求。其实住院这段时间,我想得最多的是,是到了该叫妻子跟他终止情人关系的时候了。
  出院后,我对妻子说,兰学,跟康勇的恋爱,让你尝到了婚外恋的滋味了吧?
  妻子说:「嗯,我很开心,谢谢你老公,让我重新体验了一次爱情,我好像活过了两辈子。」

  「那么,是不是可以跟他结束了?」

  妻子有些意外地看着我,然后幽幽地说:「你是不是因为我跟康勇交往不开心了,才去住的院?」

  我点了点头。妻子抱怨我说:「为什么不早说,早知你接受不了,我就不跟他交往了。」

  我没吱声,妻子又说:「我这就跟他结束。你不要想太多了,好不好?」
  「恨我吗?」我的声音很空,很无力。

  「为什么这样说?」妻子愣了一下,垂下眼说道:「我本不该有这样的权利,是因为你宽容,才让我外出放纵了一下。这本就是个梦,梦总要醒来的,这才是生活。我怎么会恨你,我只是担心你,你以后会怎么看我。」

  我心里很复杂,我甚至都感到我有些残忍。我没有说话,而是走进我的书房。这几天妻子倒是把精力转到了我的身上,殷勤得有些过分,也许是想弥补她因为恋爱而对我的疏忽吧。但我也发现,妻子的心里也很复杂,她常常陷入呆想,呆想的时候,眼神是空空的。

  我不知道她跟康勇这几天是怎样结束的,妻子也没有告诉我,她是否跟康勇结束了。后来我查看妻子的聊天记录,才知道我让妻子跟康勇结束的那天,妻子就跟他提了出来,要结束两人的情人关系。然而康勇却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击懵了,他有些痛不欲生的样子。

 〉勇:「为什么?」

  妻子:「我老公好像察觉到什么了,我们不能继续下去了。」

 〉勇:「你老公察觉到了什么?」

  妻子:「我没问,他没说,最近脸都板着,对我冷冷的。」

  (妻子撒谎还有一套的。)

 〉勇:「也许不是察觉到我们什么呢?」

  妻子:「不管是不是察觉到什么,我们都该结束了。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影响家庭的。」

 〉勇:「可是,这太突然了,我接受不了。」

  妻子:「康勇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再美味的筵席,它都得散。」

 〉勇:「可我不愿意散,我愿意这辈子只吃这一道筵席。」

  妻子:「康勇,我只能对你说对不起了。谢谢你爱我,给了我很多的快乐。」
 〉勇:「既然我们这么快乐,我们不散行不行?以后我们更加小心一点。」
  妻子:「请你理解我,我只想平平静静地跟我老公过完这辈子,我不想伤害我老公,伤害这个家。」

 〉勇:「可我这样爱你!」

  妻子:「我知道!」

 〉勇:「没有你,我不会再感到快乐,你忍心我孤苦余生吗?」

  妻子:「不要这样说,康勇,你会找到好女人的。」

 〉勇:「不,我再也找不到你这样好的女人了。因为我已经找过20年了,找不到。」

 〉勇始终没有同意跟妻子分手,而妻子似乎也不愿伤害他,一直试图说服他,接受这样的现实。因此他们的联系也还没有断掉。

 〉勇:「(哭)」

  妻子:「别这样啊,康勇,你这样,我心里也难受。」

 〉勇:「想到你要离开我,我这心里好痛。」

  妻子:「我心里也痛,可是我们毕竟会有这一天,我们坦然地接受吧。」
 〉勇:「为什么我这时一点都不像个男人?我甚至想去出家。」

  妻子:「你可千万别糊涂,坚强点吧,我喜欢你,是因为你像个男子汉!」
  (看到这,我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。)

 〉勇:「我真的无法挽留你了吗?」

  妻子:「不要,康勇,别再挽留我。让我去过正常的日子。」

 〉勇:「我知道我不该这么自私,不该去阻止你按自己的意愿去生活。可是兰雪,你再给我一次好吗?」

  妻子:「既然要结束,那就让我们狠下心来,干脆点。我怕我到时心软,跟你结束不了。」

 〉勇:「我今生最大的愿望,是想做你的丈夫,你能让我做你一天的丈夫么?」
  妻子:「你已经做了很多天了,我在跟你做爱的时候,就把你当成了我的丈夫。」

 〉勇:「可你没有叫过我一声老公呀。」

  妻子:「你真的想听吗?我叫给你听,亲爱的老公。」

 〉勇:「那我能像丈夫那样,拥有你一天么?」

  妻子:「你想怎么拥有?」

 〉勇:「像夫妻那样,生活24小时。我若实现了这个愿望,这辈子我也值了。」

 〉勇:「兰雪,答应我吧,给我最后一天。」

  妻子:「康勇,我很为难,我想一下,也许我不能答应你。」

 〉勇:「你怕什么呢?这么多天都过来了,还会多这一天吗?我们小心一点,你老公不会知道的。」

  妻子:「如果我答应你,你会放手吗?你能不让我再为你心痛吗?」

 〉勇:「即使你不答应我,我也会放手的,我不是胡搅蛮缠的人,只是我想实现这最后的一个愿望,恳请你答应我。」

  妻子:「什么最后的愿望,你可别吓我。」

 〉勇:「对于我们来说,这是最后的愿望。」

  妻子:「我以后再答复你,好吗?」

  妻子没有拒绝他,因为妻子心很软,她并不是一个绝情的人。但是妻子是在两天之后才跟我说,我估计妻子这两天都在饱受煎熬,她不知该不该回绝康勇,也不知该怎么对我说。

  她终于决定跟我说了,我能体会到她,鼓起了多大的勇气。

  「老公,我跟康勇说了要跟他结束,他很痛苦,他想跟我见最后一面。」
  「哦,」我故作沉思了一会,说:「我要是不同意呢?」

  「我就去回绝他,不会跟他见面了。」

  「那你还是去见一次吧,我不想你们之间留有太多的遗憾。你们毕竟是相爱的。」我觉得他们再见一面,会断得干净一些,再说,我也想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爱的,我想让他们最后的一次,是在我的家里。

  「那我明天去见他,好吗?」妻子问道。

  「我明天出差,后天下午才能回来,你让他来家里吧,给他做一顿好吃的,好合好散吧。」

  「在我们家里?」妻子几乎不敢相信地望着我,我点点头说:「别让邻居看见。」

[ 本帖最后由 蛤小哈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蛤小哈 金币 +156~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 
蛤小哈 原创 +1~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 
蛤小哈 威望 +1~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 
<